快捷搜索:  as

一汽之于拜腾:是“歧途”还是“雪中炭”

近日,在法拉第未来洛杉矶总部举行的一场媒体活动上,前拜腾开创人兼前首席履行官毕福康首次谈及自己当时脱离拜腾的缘故原由。他觉得,在对拜腾进行投资后,一汽对拜腾“节制”过度。

2018年6月,在拜腾B轮共计5亿美元的融资中,占比最大年夜的是一汽集团2.65亿美元的投资额。2018年7月,一汽与拜腾在南京签署计谋协议,并发布双方将在多方面开展系列相助。

毕福康对此并不领情:“拜腾被一汽推去一个我不觉得它应该去的地方。他们并不在意拜腾公司本身成长,倒是更盼望节制拜腾的工厂和电动车平台。”

毕福康更表示,他在吸收一汽融资前并没有筹备充分,“没有清楚地意识到从一汽得到投资意味着什么,终极一汽夺走了我的职责。”

作为曾经的宝马i8之父,毕福康曾在宝马事情20年。2016年,毕福康与同为宝马身世的戴雷(Daniel Kirchert)加入新造车公司FMC,当后者的股东腾讯和富士康接踵撤资后,毕福康与戴雷将公司定名为拜腾汽车,开始了坎坷的创业之路。

在吸收一汽融资后,拜腾曾表示,经由过程与一汽的相助,公司的成长获得提速。随后不久,治理层发生更改。

在今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毕福康出人料想地站在艾康尼克展台,发布自己担负艾康尼克CEO,引起业内不小群情。而在短短4个月后,毕福康再次离任,转战负面新闻缠身的FF,并出任CEO。

虽然毕福康对一汽颇有微词,但拜腾的另一位开创人戴雷并不认同他的见地:“我觉得拜腾与一汽的相助是异常相宜的,一汽很尊重我们这样一家始创企业的选择。我对毕福康在今年4月的脱离认为很意外,但我依然祝福他的未来。”

除了本钱的支持,一汽也为拜腾运送了不少资本支持。得到了融资后,从天资到建厂,相较于很多新造车企,拜腾的路走得彷佛都更顺畅些。

对付拜腾而言,能与“共和国宗子”结姻,显然是渡过穷冬的关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